王者荣耀小乔P图
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當前位置: 首頁 >> 動態信息 >> 特別推薦
我心隨風入西域
———記江西省水利廳援疆干部鐘愛民
發布時間:2019-09-25 10:03:24來源:中國水利報作者:華芳
題記:不是每一朵花都能盛開在雪山之上,雪蓮做到了;不是每一棵樹都能屹立在戈壁,胡楊做到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來援疆,他們做到了!


鐘愛民到阿圖什市的“親戚”家走訪

  8月11日下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阿圖什市格達良鄉喬克其村村部廣場上,張燈結彩,歡歌笑語。鐘愛民和維吾爾族同胞一起載歌載舞,慶祝古爾邦節。  鐘愛民是江西省水利廳農水處的一名高級工程師,此刻的身份是新疆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水利局副局長。2017年2月25日,他作為江西省水利廳第九批援疆干部,帶著黨中央的深切關懷,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舍小家、顧大家,恪盡職守、無私奉獻,與來自全國各地的援疆干部共同奏響一部建功新疆和民族團結一家親的盛大交響樂。
  “白加黑”,五加二
  兩年半的時間,鐘愛民跑遍了克州36個鄉鎮(場)中的26個,走遍了克州19個大中小型水庫,完成了近40億元水利項目建設投資,他是怎么做到的?
  吃過晚飯,鐘愛民很熱情地邀請我們去他家做客,說他家親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提出的“民族團結一家親”和民族團結聯誼活動)上周剛送了一些杏干給他,讓我們去嘗嘗。打開房間門的瞬間,我以為走錯了———右手邊的一面墻上掛滿了文件。仔細一看,文件夾分門別類貼了標簽:水保、援疆樓、農水、指揮部、河長制、財務、水政、其它。另一面墻上是克州行政區域圖。靠窗一張辦公桌,桌子上兩摞書、一沓文件、一盆綠植。綠植開枝散葉,生機勃勃。
  第二天,到他的辦公室,我又是一愣:迎面是一張單人床,床底下一雙黑色的平底布鞋。床頭的掛衣架上掛著件黑色薄夾克和一條毛巾,架子下靠沙發的地方扣著一個塑料臉盆。一張辦公桌,桌子上是電腦、打印機和文件。靠床的墻上是一張《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地表水資源、水能資源分布圖》。鐘愛民說,加班晚了,就在這里睡。2017、2018年值班也多,今年好些,一周一值。通常也沒有周末休。
  康蘇水庫是烏恰縣的水源工程,距離烏恰縣城20公里。車子在沙子路上行駛,塵土飛揚。坐在車里左右搖擺,上下顛簸,直顛得人腰酸背痛。然而,在鐘愛民的眼里,這種路況算是好的,他說:“去鄉鎮,備好兩樣寶———馕和礦泉水。跑一個工地往往就是一天,有次去阿克陶縣的一個點,晚上十一點多才回。”
  兩年多來,他和克州水利局的同事們一起努力,組建了水投公司,為托帕水庫在全自治區率先開工奠定了基礎;編制了水資源綜合利用規劃和農田水利規劃;完成了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建立了河湖長制;水利項目建設進度得到了自治區水利廳的肯定;推進了阿克陶縣水利項目建設;完成克州水利防汛會商室改造;援疆樓1號樓主體已經驗收交付使用……這些成績,屬于過去。阿克陶縣的脫貧攻堅民生水利建設任務還沒有完成,托帕水庫還在建設,援疆2號樓剛剛開挖基礎,河道采砂規劃編制工作剛剛啟動……想要完成使命,還需更加努力。
  結親戚,一家親
  “我和兩戶維吾爾族家庭結了對子,平常就像親戚一樣來往,過年過節互相走動、互送祝福。我們就像習近平總書記說的那樣,像愛護自己的眼睛一樣愛護民族團結,像珍視自己的生命一樣珍視民族團結,像石榴籽那樣緊緊抱在一起。”鐘愛民在前往親戚家的路上情緒有些激動。
  剛到克州,鐘愛民就積極融入“民族團結一家親”工作,與阿圖什市上阿圖什鎮欄桿村的兩戶維吾爾族老鄉結對認親。那天,孜熱皮古麗·巴拉提一見到鐘愛民,趕忙掀開門簾請我們到家里坐。鐘愛民把油、面粉等提給她說:“不坐了,還得把東西給伊馬買買提·木薩送過去,說好了去他家吃飯。”
  買買提·木薩的孫女艾柯代·雪來提正讀初中二年級,會講漢語。小姑娘很大方地向我們介紹她的家人,帶我們參觀她家的住房。“去年暑假,鐘哥哥帶妹妹到我家里做客,我們一起玩游戲,一起打羽毛球,我打不過妹妹,她贏了,我輸了。我送妹妹干果帶回江西吃。”艾柯代說,“前段時間,鐘哥哥的老婆和孩子來了,他請爺爺、爸爸、媽媽、弟弟和我去他克州的家里做客,我們一起吃飯,又一起看電影。”艾柯代·雪來提的家里回蕩著一片片笑聲……
  鐘愛民說,雖然和維族親戚的語言交流不那么流暢,但是通過點滴的交往和感情的積累,民族互信和民族團結離我們不遠,也不難。不知不覺間,他儼然愛上了克州這片土地,成為了克州人。
  “‘民族團結一家親’工作契合新疆社情、民情,要堅持做下去。”鐘愛民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事成于和睦,力生于團結。各族人民團結一心,一個更加美好的新疆正向我們走來。
舍小家,為大家
  對鐘愛民來說,援疆最割舍不下的就是家庭。2017年,女兒七歲,正上小學。父母年近古稀,身體又不太好。在家人需要照顧的關鍵時候,他作為江西省第九批援疆干部遠赴新疆克州。
  有天晚上七點多,鐘愛民在格達良鄉喬克其村慰問群眾和州水利局駐村干部的時候,女兒給他打來電話:“爸爸,在干嘛呢?”“在村里呢。”“媽媽給您寄的蘆薈膠搽了沒有啊?”“沒有,太陽不大,沒事……”鐘愛民反復說,對每個援疆人來說,都是“一人援疆,全家援疆”,援疆離不開家人的理解、支持和付出。
  在去往一處水利施工工地的路上,忽然下起雨來。鐘愛民說能見著雨是我們運氣好。“運氣不好就碰著下土唄,‘一天二兩土,白天不夠晚上補’說的就是這里的沙塵暴。”他接著說,“這里下雨,就是一陣子,過會兒就停了,哪像我們家里,家里一場雨就把這里一年的雨都下完了。”說完,一陣長時間的沉默,或許是又想起了遠在千里之外的家。
  鐘愛民老家在江西上猶縣,那里有一條美麗的上猶江,綠水青山,是典型的江南水鄉。他在微信里說:“詩畫南河湖,戀你我心上。”他還說,“雨中的南河湖,細雨蒙蒙,煙波浩渺,群山若隱若現,平靜的湖面飄著一層薄薄的霧,好一幅美麗的山水畫!”
  這里住著他的奶奶。2017年的5月19日,深愛他的奶奶永遠離開了他。當時,鐘愛民遠在克州,千里之遙。
  “痛失奶奶心頭悲,天地皆淚流。問尋親情何處,音容笑貌留。此去他鄉輕拂袖,路漫漫請好走。忽而夢中來問候,淚涕俱下幾時休!”他只能在微信記錄心中的思念、愧疚、悲痛。
  2018年春節前的那段時間,鐘愛民吃住在醫院。老父親氣管炎天天打點滴,妻子感冒,不到一歲的兒子肺炎住院。春節過后,他又回到克州。“對我來說,在江西、在新疆都是工作。再說都是苦孩子出身,自己苦點累點真不算什么,但是在這邊對家人虧欠太多了。一人援疆,全家援疆,這是實情!”
  路邊有一排排不知名的樹。風吹過,露出葉子另一面,白白的,遠遠看去,就像一朵朵白色的花迎風搖曳。原來是樹葉包裹著一層厚厚的臘質,在防紫外線的同時也發揮著固住水分不易散發的作用。這不正是援疆干部們的真實寫照嗎?他們把兒女情懷深深地埋在心里,不大善于也不大愿意流露出來。
  我心隨風入西域,何懼關山千萬重!錚錚誓言,回蕩在帕米爾高原。
分享到:
王者荣耀小乔P图 福建时时官方预测 重庆百变王牌计划 pk10最牛稳赚模式8码怎么打 最新捕鱼游戏 梦幻西游五庄如何赚钱 高频彩票中奖 彩票买大小有规律吗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幸运农场 政务办公楼物业公司赚钱 北京市福彩中心邮箱 宝宝计划软件 8键水果机看灯技巧包赢 7m篮球即时比 浙江七乐彩走势图 新加坡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