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小乔P图
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當前位置: 首頁 >> 動態信息 >> 特別推薦
紅都水脈
發布時間:2019-07-02 15:35:12來源:中國作家網作者:古耜

半個多世紀前,我就從小學課本里知曉了瑞金“紅井”的故事。前些時候到瑞金,我讀到了這個故事的現場版和詳盡版。

1933年4月,中央蘇區領導機關在瑞金的辦公地點由葉坪遷至沙洲壩。一天傍晚,時任中華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主席的毛澤東,檢查完工作返回駐地,在路上遇見幾位擔水回家的老鄉。他發現老鄉們水桶里的水很是渾濁,還飄出一股腐爛的味道。于是便上前搭話:老表,這水不干凈,怕不能用來煮飯啊!老鄉們回答:煮飯就是用它啊!塘里的水一直都是這樣子。主席又問:為什么不用井水?老鄉們帶著驚恐連聲說道:可不敢打井啊!這壩底下藏著旱龍王,打井要是傷了龍脈,要遭報應的。主席聽后若有所思。

幾天后的一個早晨,毛主席帶領身邊的工作人員和紅軍戰士,在事先選好的位置開始打井。聞訊趕來的老鄉們多有疑慮,議論紛紛。毛主席笑著對大家說:我毛澤東干革命,從來不相信神靈,旱龍王發怒就找我,打出井水大家吃。沒過多久,一口直徑85厘米、深5米的水井挖好了,一股清泉悄然涌出。毛主席指揮打井的同志,為井壁砌上磚石,在井底鋪上薄薄的石子和木炭,結果使井水更加晶亮澄澈。在毛主席的帶領下,中央各機關相繼打成了多口水井。沙洲壩老百姓從此告別了吃水塘的日子。

其實,當年在瑞金,毛澤東和蘇區中央政府圍繞一個“水”字所付出的心血,何止是一口或多口紅井?中華蘇維埃政權誕生后,在實施平分土地的基礎上,及時頒布了有關農業和水利的政策、法律與條令,并成立了山林水利局,主管蘇區的生態和水利工作。1934年1月,第二次全國工農代表大會在瑞金召開,代表蘇維埃政府向大會作報告的毛澤東響亮提出:“水利是農業的命脈,應予以極大的注意。 ”盡管處于嚴酷的戰爭條件下,蘇區黨和政府在加強農田水利建設方面還是頗下了一番氣力,并取得了顯著成果。有材料證明, 1931年至1934年間,整個蘇區的蓄水設施逐步增加,不僅有了3000多口山塘和平塘,而且利用自然環境,修建了若干小型水庫,其有效灌溉面積可達蘇區農田的百分之四十;用水工具得到改善,農民開始廣泛使用水車、筒車、戽斗等,提高了勞動效率;尤其是用于農田引水灌溉的陂壩工程,經過大面積修復和新建,很快形成規模,當時僅閩贛邊界的山區就有各種陂壩1000多座,從而為蘇區的糧食生產,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我們來到距瑞金市區八公里的葉坪鄉馬山村石板塘,參觀蘇區山林水利局成立后興建的第一座陂壩工程——東華陂。此時此刻,這座櫛風沐雨幾十載,受益面積最高時達上萬畝的陂壩,依舊從容舒展地躺在藍天之下綠野之間,潺潺的水流還在低吟淺唱,仿佛訴說著自己經歷的春風秋雨。

當地的朋友告訴我們:東華陂是毛主席牽頭和主持建設的水利設施。來自農村且精通農業的毛澤東,不但直接參與了陂壩的策劃設計,而且多次親臨現場,卷起袖口,挽起褲腳,同戰士和鄉親們一齊揮汗如雨。在施工的間隙里,毛主席還提醒地方和軍隊干部:環境越是艱難困苦,越是要關心群眾生活。“小孩子要求讀書,小學辦起來沒有呢?對面的木橋太小會跌倒行人,要不要修理一下呢?許多人生瘡害病,想個什么辦法呢? ” ……

聽著當地朋友的介紹,一個蟄伏在記憶深處的場景突然跳出腦海: 1934年秋天,還是在瑞金,面對步步緊逼的強敵,紅軍不得不實施戰略轉移。臨別時,毛澤東勉勵鄉親們:“堅持下去,斗爭下去,我們要勝利的!紅軍要回來的,三五年就回來的! ”一位名叫劉惟麟的貧農大伯記住了這話,在接下來等待毛主席和紅軍回返的日子里,他開啟了自己獨特的時光計算:三五年是多久?是轉過年就到的1935年?是三年或五年?是三年加五年?結果他整整等了三五一十五年(瑞金1949年8月23日解放) 。1951年夏天,翻譯家、散文家曹靖華到瑞金訪問,聽到這個故事后,把它寫成了散文名篇《三五年是多久》 。多年來,我一直驚詫于劉老伯異常豐富的語言想象力,也由衷佩服曹靖華先生發現和捕捉生活的敏感與細致,然而,那天我突然意識到,這篇作品真正值得重視和珍惜的,恐怕還是它深藏在字里行間的那種巨大而持久的人民與紅軍的情感力量。

廣袤天地間,一去不復返的時空轉換,使人永遠無法踏入同一條河流;然而,事物慣常的螺旋式發展和波浪式前行,卻足以讓歷史傳遞必然的“回聲”和動人的相似——在中國改革開放迎來第40個年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闊步進入新時代的光輝時刻,一場旨在為人民謀福祉,為老區添活力,被建設者稱之為精準扶貧“瑞金實踐”的大型水利工程,再次在昔日的紅都展開。“傳承紅井精神,反哺共和國搖籃。 ”這是一位工程參與者對自己肩負使命的認知,其實,它又何嘗不是對整個精準扶貧“瑞金實踐”的主題命名和精神寫意?

改善水利條件,關心群眾生活,是瑞金黨組織和政府一向注重的工作內容。無奈限于歷史、自然和經濟條件,以往在這方面還是留下了若干力所不及的缺欠。尤其是山區農村,由于地勢復雜、居住分散、水源不達標等原因,很大一部分農民兄弟存在著用水的困難和隱患。正因為如此,新一輪瑞金水利建設,把徹底改善農村用水狀況,實現城鄉供水一體化,確定為必須完成的中心任務,進而打響了一場不辭勞苦、不畏困難的攻堅戰。

駐足瑞金期間,憑借水利戰線文友們熱情搭起的通道,我們走進了水利工程的“瑞金實踐” 。一本由工程建設者撰寫,著重講述其心路歷程的《瑞金實踐——農飲精準扶貧項目紀實》 ,更是把我們直接拉回了火熱的工程現場。

在一位項目負責人的工作日志里,有這樣的內心獨白:

云石山群眾吃的是井水,而這里的地下水口感偏咸,顏色發黃,燒開后總有厚厚的黏結物,還有一股怪味,經檢測,水質明顯有問題。在這種情況下,鄉里原有的水源不能用了,需要延伸管網,把十幾公里外南華水廠的干凈水引過來。這樣無疑會增加成本和工作量,但不能顧及這些,群眾飲水安全是第一位的。

一位年輕的工程技術人員在工作總結里寫道:

受地理條件限制,一些村莊的飲水無法靠延伸管網來解決,而只能采取選定水源修陂截流蓄水的辦法。出于保證飲水質量考慮,設計單位選定的水源點多在遠離人煙的深山里,這便增加了后續水源點踏勘和工程計量的難度。為了保質保量地做好這些工作,我們常常爬過一個又一個的山頭,踏過一條又一條的山道,衣服濕了又干,干了再濕,裹在身上像盔甲。手腳被樹枝和雜草劃出血更是常事。有時中午出工,晚上九點多鐘才能回到駐地吃晚飯……

在黨群工作者撰寫的典型材料里,有這樣一個片段:

何京華是供水公司的總經理。他帶隊進入攻堅現場后,父親突然病重。由于工期緊,任務重,他無法久留床前照顧,父親病逝時,也未能見上最后一面。事后,當家人和朋友以遺憾的口吻談到此事時,他回答說:“自古忠孝不能兩全,我對父親自有愧疚,但也相信他老人家會理解我,如果再讓我選擇,我也只能堅守崗位,因為我是共產黨員,必須先顧大家。 ”

沒有多少豪言壯語,更談不上什么驚天動地,然而,透過這些平實質樸的文字,我們還是會領悟到一種無私奉獻,一種責任擔當,還是會收獲內心的崇高與感動。

2018年7月,經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評估并經江西省政府批準,瑞金實現脫貧摘帽。2019年初,瑞金被中國扶貧協會等單位授予“2018年度中國十佳脫貧攻堅與精準扶貧示范縣市” 。毫無疑問,在這份榮譽中,是包含著水利人的辛勞與汗水的。因為早在2017年底,以城鄉供水一體化為標志的“瑞金實踐”就全面告捷,數十萬老區人民在奔小康的幸福之路上,邁出了可喜可賀的一大步!

從當年的打井取水到今天的“瑞金實踐” ,一條水脈也是一條心脈,連接起黨和人民。此時此刻,遙望濃縮了世紀風云的瑞金熱土,萬千感懷化作一句心語:愿“紅井”之水,永遠豐沛,與歲月共生,與人民同在!


分享到:
王者荣耀小乔P图 福彩快三怎么玩赚钱 3d六码复式中了多少钱 百灵手游牛牛官网 欢乐生肖实时计划网 足球比分直播球探 双色球开奖各省数据 11选5免费计划软件手机版 365投注 时时彩攻略与实战技巧 体彩大乐透开奖结果 福彩3d万能六码怎么用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 云南时时票站 大乐透篮球最大号码 时时彩计划 内蒙古时时奖金制度